本文出自中國大陸的果殼網 http://www.guokr.com/article/417448/,內容頗有意思,轉載分享給台灣網友們。

 

發表一個新物種需要多久?

一個新物種從發現到發表平均需要多少時間?

作者: 桃之 2012-12-31 13:24

按照常理來說,一個分類學者發現了一個新物種,應該很興奮,迫不及待想將它推向大眾才是,但是《生物學前沿》卻報導了一項看上去頗令人費解的發現:研究者從 2007 年正式發表的 16,994 個新物種中隨機採樣 600 個調查發現,這些物種從第一次樣本採集到正式命名發表,平均需要 21 年時間(中值為12年),其中最快的當年發表,最慢的則用了206 年之久。

clip_image001

秋香罌粟,綠絨蒿的一種,產於尼泊爾附近的喜馬拉雅地區。從發現至發表花費了將近50年的時間。圖片來源:wikicommons

 

過程繁瑣

發現新物種的過程並不像人們想像的那麼簡單。電影裡植物學家在深山老林拔起一株草,欣喜若狂地大吼 “我發現新物種了!” 這種情節,是不存在的。大部分情況下,科學家們得先把它們帶回博物館或標本室,作為“疑似新物種”存檔保存起來;然後必須詳細檢索海量的文獻,確保之前沒人已經發現過這個物種;接著要到不同地方去檢驗對比一下有記錄的相似物種,甚至做些 DNA 分析來判斷這個“疑似新物種”的身份、與其它種的親緣關係;最後,把這一切都確認了,才能坐下來,寫一篇拉丁文的描述(2012 年修改成英文描述也行了),發表新種。而其中損耗掉的時間,就是各個物種的“櫥櫃時間”。

這真是“出櫃有風險,科研需謹慎”哪!過程如此之繁瑣,以至於許多分類學者都止步於“帶回標本室存檔保存起來”了。所以,博物館裡往往堆滿了待鑒定、待分析的物種們。好笑的是,正因為這個原因,真菌和除昆蟲以外的無脊椎動物的櫥櫃時間比動植物和昆蟲要短——它們不易保存,放久了可就沒法鑒定了。

clip_image002

相對而言,植物標本則耐存放得多。圖片來源:U.S. National Arboretum Herbarium

 

性價比堪憂

無論過程怎麼繁瑣,發表一個新物種用上21年還是太過分了。這意味著一個分類學者一生即使勤奮且長壽,也只能發那麼 3、4個新種而已。這裡面一定有貓膩 (貓膩是北京方言,指事情的馬腳,漏洞)。沒錯,這項研究裡還有一個有趣的發現:非專業的愛好者們所花費的櫥櫃時間要遠遠短於專業的分類學家們,平均 15 年,足足少了三分之一。

這是因為現在的科學期刊雜誌都不太看得上只發表一個新種這麼點兒內容了,只有影響因數較低的刊物才肯刊發。於是,專業的科研人員可不願做這賠本生意,而更樂意將時間投入到能發高影響因數文章的工作中去。更何況,他們常常有大量的採集樣本堆著等分析,其中有已知物種也有未知物種,這跟愛好者們僅專注於自己手頭那麼幾個樣本相比,處理起來費時費力多了。所以,發新種雖然在分類學愛好者們眼裡是振奮人心的好消息,在科研工作者們看來卻是個性價比不高的活兒。

clip_image003

整理海量的標本十分耗時耗力,圖片來源@showa-u.ac.jp

 

到底需要多少人力?

1985 年美國國家自然科學基金會(NSF)曾做過估算,北美當時大概有 8,000~10,000名分類學者。1992年有人用這個資料比對每年發現的新物種的數量,得出了大概平均每 0.02~0.04 名分類學者能發現一種新的無脊椎動物(主要是因為昆蟲和蜘蛛種類繁多),0.9名能發現一種新的兩棲動物,0.3~0.4名能發現一種新的魚。所以撇開情況特殊的無脊椎動物不談,粗略估計下一個分類學者一生發現那麼3、4個新種還真差不離。

並且,在約 30% 的分類學者是植物學家,60% 是動物學家的情況下,後者發的新種數量依然是前者的兩倍——當然,這個資料主要也還是因為昆蟲和蜘蛛發現新種相對較多導致的。

clip_image004

《中國植物志》全書 80 卷 126冊,5,000多萬字,記載了我國 301 科 3,408 屬 31,142 種植物,由全國 80餘家科研教學單位的 312 位作者和 164 位繪圖人員耗費 80年工作積累、45年艱辛編撰才得以完成。——各位植物分類學者們,請加油並節哀……圖片來源:ib.cas.cn

 

發現跟不上滅絕

現在,地球上現有已命名定種的物種大概在 150~180 萬左右。而全球共有的物種數量據不同科學家的估測各有不同,從 300~8000 萬都有。(地球上到底有多少物種?)像你所能猜測到的那樣,身處“第六次物種大滅絕”的我們,發現新物種的速度遠遠跟不上物種滅絕的速度。照這個速度,在命名完全球所有物種之前,它們恐怕早已滅絕光了。

當然,分類學界也為解決這個問題作出了很多努力,比如近期動物學術語命名國際委員會就新增規定,新物種線上發表也受到官方認可。可惜,據推測這項舉措最多就只能為一個新物種的發表縮短幾個月的時間。

編輯的話:可是當年林奈老爺子一個人就命名了 9,000 多個物種啊!

 

參考資料

[1]

Fontaine B et al., 21 years of shelf life between discovery and description of new species. (2012) Current Biology, 22(22), DOI: 10.1016/j.cub.2012.10.029

[2]

Gaston KJ et al., Taxonomy of taxonomists. (1992) Nature, 356(6367), DOI: 10.1038/356281a0

[3]

Edwards SR et al., The Systematics Community.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Lawrence ,Kansas, 1985)

創作者介紹

Tomm Happy Days

To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Johnnie Chang
  • 哇...所以,在博物館裏面,疑似的昆蟲新種,其實不是昆蟲學家在處理,而是分類學家嘛...? 還是說,昆蟲學家可以兼職分類學家?

    還是說,他們都會把這些工作推給年輕力盛但非常倒楣的實習生?湯姆啊,你覺得,假設一個倫敦自然歷史博物館裏面,會有多少未經檢驗的新物種?他們總是沾沾自喜的說,這個博物館的標本生物多樣性是全球最多(畢竟從四百多年以前就開始了這種緩慢的收集and累積),但即使如此,裏面一定還是有超級無敵鐵金剛多的未檢驗物種!對嘛?
  • 精準的說應該是昆蟲學家中專注在分類學的學者,分類學上需要參考眾多已經發表的品種論文,不專精在某一個領域的學者不太可能發表分類學相關新品種論文。我猜倫敦自然史博物館館藏也有同樣的困擾,從網站上看,倫敦自然史博物館館藏還包含達爾文當時在南太平洋採集的標本,真是累積四百多年的超級館藏 :D

    Tomm 於 2014/09/02 21:41 回覆

  • Johnnie Chang
  • 有有有!我有申請參加博物館內部的Spirit Collection Tours!可以到博物館的地下室,參觀他們用酒精溶液保存的動物標本,還看到某一位老頭子魚類專家(在Youtube看過他的介紹影片),把大金屬槽嘎嘎嘎地打開,然後把裡頭的鯊魚or魟魚標本拉出來給我們看,超酷的!!!然後重點不是這個,重點是,真的有一個小木櫃,裡面放的就是達爾文當年親手採集的樣本!(還有他的寵物烏龜!)然後紫色制服導覽人員就說什麼這些東西跟Richard Owens有一點關係...(沒聽清楚)。他又問,那誰知道理查歐文是誰啊~我跟一群美國高中生一起參加導覽,他們全都不知道,我也只是覺得這名字怎麼這樣耳熟,也只能聳聳肩說不知道啊...結果發現這傢伙竟然是博物館的創館元老,真的超羞恥的~
  • Richard Owens 這個梗,大概只有他們自己聽得出來吧 :D

    Tomm 於 2014/09/04 20:1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